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曲 弋 的 博 客

游 弋 在 生 活 的 海 洋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人到中年,追寻知足常乐,常拿微不足道的成绩来骗自己,愿将自己的情趣同朋友们交流,共同分享生活的快乐!

网易考拉推荐
GACHA精选

怀念我的良师益友——王金铭教授  

2012-04-09 13:48:18|  分类: 曲愿杂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 刚刚参加完王金铭教授隆重的葬礼,怀着沉痛的心情,悼念我的良师益友——沈阳工业大学王金铭教授。

2012年4月7日早6时,王金铭教授突发心脏病与世长辞,终年48周岁。48周岁,正是一个人事业上走向辉煌、学术上日趋成熟的年龄,不仅是事业的中流砥柱,还是家庭的顶梁柱。王金铭教授的离去,是我校数学界的巨大损失,他离开了心爱的讲台,离开了热爱他的广大学生,家里也失去了一位慈爱的父亲,一位体贴的丈夫,一位孝顺的儿子… …

王金明教授1964年4月出生于吉林省德惠市,1983年考入吉林大学数学系,1987年开始攻读吉林大学数学专业硕士学位,1990年硕士毕业后,到沈阳工业大学任教至今。2006毕业于沈阳工业大学电工理论与新技术专业,获博士学位,2003年,也就是在他39岁的时候评为应用数学学科责任教授、硕士生导师。研究方向:大型代数方程组数值解法研究、偏微分方程(组)数值解法研究、科学与工程计算及其应用软件研究。主持中国博士后科学基金项目“磁流体动力学方程的主要数值算法研究”,辽宁省自然科学基金项目“风力发电机组流场数值模拟与分析的研究”,辽宁省教育厅科学技术研究项目“电磁场与耦合物理场分析中的有限体积法研究”、“非线性强耦合场分析的主要数值算法研究与应用”、“两种求解偏微分方程新技术在工程电磁场数值分析中的应用研究(B类)”三项;以第二参加者参加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“反传统医学核磁共振成像磁体系统关键问题研究”与“铁磁材料三维磁滞特性的测量与模拟”、辽宁省教育厅A类攻关计划项目“复杂工程问题数值解法新技术的研究”、 教育部科学技术研究重点项目“冶金过程中的电磁场优化设计”等。主编“数值分析”教材一部,该教材获沈阳工业大学教育教学成果(优秀教材)一等奖。在国内外刊物发表论文近20余篇,其中SCI或EI论文10篇。

连日来,我一直沉浸在悲痛之中,脑海里始终闪现着王金铭老师的音容笑貌,王金铭教授在我的硕士生期间是我的数学老师,是我校响当当的数学专家,业内人士都称其为“天才”。当时他主讲《数值分析》,本来这门课对我来说及其枯燥,学的时候也是仅仅为了应付考试作为目标,但是从第一节课开始,难忘他在三尺讲台上的潇洒自如,每次2个小时的课,王老师几乎不看教案,洋洋洒洒2块黑版版面的数学运算过程,在娓娓道来、循循渐进之中一气呵成。在任何一次答疑过程中,我提的问题哪怕是何等的低级和雷人,他从未流露出一丝的厌烦情绪。因为这门课很难,我们很担心考试时不过,在接近考试时,总是想尽办法“套”他,他总是笑呵呵地说“只要平时做过作业,复习时跟着我的思路走,回去后再认认真真反复做做题,考试时就不会出问题”按照他的指示我做到了——最终我顺利通过。

虽然我和王金铭老师是师生关系,但是生活中他始终把我当做老弟看待,他比我大5岁,私下里和我称呼中总是“老弟啊”叫着,听得我心里总是热乎乎的,反倒是有一次突然叫我“处长”,一下把我叫毛愣了,事后他才解释道“当着你的下属,我不能一点都不讲究点分寸”,真的不知什么时候开始,我对他的称呼由“王老师”变成了“金铭”

我硕士研究生毕业后和他以朋友的身份接触更多了,本来我和王老师在业务上没有一丁点的联系,我们走的是两条道,但是也许是相似,也许是互补的秉性使我们走得很近,每年我们哥俩都要单独喝上几次小酒,我们从来都没有提前几天约定的习惯,总是当天临时定,一句“今晚有空没?”是我们之间默契的暗语,说来也怪,这些年好像从来没有过对方失约的情况,总是在恰当的时机里,我们一拍即合,然后就在两个男人的酒桌上天南海北地侃开了:说说培养孩子的事,说说家庭的琐事,说说兴趣爱好等等。有一次酒喝到酣处,他搂着我的脖子说“老弟,你知道不?我为什么和你处得这么铁”,我说道“我虽然对你的业务上不能提供任何帮助,但是愿做你最忠实的听众!”金铭听后,豪爽一声——“我们哥俩连喝三杯”。

他是一个很内敛的人,做事很低调,从不咋咋呼呼地,不爱表现自己,站在一个陌生的人堆里,他可能是你最后一个认识的人,但是认识他后你就会觉得“这个人真值得去处”;

和金铭大哥相处这么长时间,我从来没听他说话超过8度音,好像他也没(或者说很少)说过粗话,反衬出我的粗鲁;

和他在一起时,我有时就说“大哥你该有属于自己的兴趣爱好,我感到你的生活缺少点色彩,成天数学啊、学术啊、科研啊、教学啊枯燥不啊!有JM意思啊,至少多锻炼身体总归是最现实的吧”,他会嘿嘿地说“我有像你这么多好朋友,你说我枯燥吗?”

遇到什么难心事,他从未埋怨过任何人,总是唠唠叨叨说自己的不是,有一年有个朋友托他做几道数学题,他当时很忙(好像是忙于博士答辩,具体的我记不起来了,当时也是和他闲聊时说的),他没好意思拒绝人家,因为一忙耽误了一天,他和我说时一直在懊悔“我哪能这么办事啊”

他有一次来机关办点事,顺路到我这坐坐,我们哥俩刚聊几句,我办公桌上的电话就开始响了,等我接完这个漫长的电话时,他已经悄悄地走了,末了我在办公桌上发现他留下的一个小纸条“老弟,今晚有空没?”

金铭大哥,以前都是你教导我,今天我想埋汰你几句,在天堂里得好好改改了,恕我直言:

你为别人考虑得太多了,

你对自己要求得太严了,

你对事业看得太重了,

你对生活要求得太少了

… …

啥都不说了,直到今天我看到你——我的金铭大哥熟睡的样子,我才相信,你,真的走了,我再也听不到你对我的谆谆教导了,再也无法和你推心置腹地闲聊扯淡了,再也无法和你推杯换盏了… …

王老师,我的金铭大哥,在通往天堂的道路上,一路走好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您永远的学生、老弟兼狐朋狗友,泪笔于办公室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03)| 评论(4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